币安热点话题 Uniswap 升级策略:...

Uniswap 升级策略:放弃「内卷」,深耕流动性

相较于其他 DEX 积极创新功能,老资历的 Uniswap 更专一于 AMM。

推荐阅读:《链闻精选 | 读懂 Uniswap V3:AMM 流动性的新时代》

原文标题:《放弃「内卷」 Uniswap 死磕流动性》
撰文: 茉莉

每一个新出现在 DeFi 世界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都会对标 Uniswap,它是以太坊链上最大的 DEX。

DEX 之间的竞争维度也越来越多,从比锁仓总额(TVL)、交易量,到比用户量,现在它们开始比功能性。除了去中心化地交易各种加密资产,一些 DEX 平台介入到存币生息、为创新项目融资、引入金融衍生品甚至购买彩票等功能。如同中心化交易所(CEX)的运营模式的复制,DEX 们大有内卷之势。

反观 Uniswap,它似乎放弃在场景功能上与同行内卷。从 v1、v2 版本到目前已经上线了不到 1 个月的 v3 版本,Uniswap 一直在 AMM (自动做市商)这条 DEX 的生命线上升级。在用被动流动性的方式解决了点对点的交易后,它迈向了精细交易深度的新台阶。

Uniswap v3 实现聚合流动性后,16 亿美元的 TVL 连 v2 版的一半都达不到,但 1.42 亿交易量是 v2 版本 2 倍。用较少的锁仓资金实现了更高的交易量,Uniswap v3 的确提高了资金的效率,这正是它的阶段性目标之一。

有跟踪研究的数据表明,v3 在流动性提供者(LP)的无常损失方面还没有带来明显的改善,需要等待 LP 们的策略进步,也需要得到 Layer 2 这类低 Gas 费环境的支持。

让 LP 从被动提供流动性提升到主动管理流动性,既需要时间,也需要相关工具的完善;而向 Layer2 网络迁移已经在 Uniswap 的计划之中,只是早前盯准的 Optimism 链主网要到 7 月才能面世,焦急的社区快速投票,几乎百分百地同意了 Uniswap v3 先登 Arbitrum 网络。

当费率和速度都得到改善后,Uniswap 带火的 AMM 模式才有机会与传统订单簿模式的 CEX 们一较高下。

低 TVL 创造出高交易量

Uniswap v3 已在以太坊上运转了 26 天,截至北京时间 5 月 31 日凌晨 3 时,v3 上的加密资产总锁仓额(TVL)为 16.5 亿美元。如果从正式上线时的 5 月 5 日看,TVL 一直处于上升状态,但如果对比 v2 版本 48.1 亿美元的 TVL 指标,v3 对流动性提供者的「吸金」能力看上去弱了很多。

相反,在交易量指标上,v3 的水准已经超过了 v2。5 月 31 日凌晨 3 时许,Uniswap v3 的 24 小时交易量为 14.2 亿美元,同时间内,v2 仅为 6.86 亿美元。也就是说,v3 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 v2 的两倍。

OKLink 数据显示,自 Uniswap 的新版本上线后,v2 的交易量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30 日内日交易量最高时为 50.4 亿美元,目前已经连续 4 天低于 10 亿美元。反观 v3,从上线之初的 1.7 亿美元交易量不断攀升,最高时达 26.2 亿美元,有半个月时间都保持在 10 亿美元以上。

以 5 月 16 日 v2 创下 50.4 亿美元的月交易高峰看,当日的 TVL 为 75.3 亿美元;而在 v3 上,5 月 19 日市场大跌时,交易量创下月内新高,达 26.2 亿美元,但当日的 TVL 仅为 8.8 亿美元。

数据表明,Uniswap v3 用低锁仓资金的水平创造出了高交易量,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新版本想要达到的目标——提高资本的效率。

至少,从数据上看,作为去中心化交易应用,新版本的 Uniswap 对 LP 流动性锁仓资金的依赖性小了很多,集中流动性或叫「聚合流动性」的新设计正在发挥作用,它允许流动性提供者(LP)自定义的价格范围,支持他们将资金集中在大部分交易活动范围内。对于单纯的 Swap (币币兑换)用户来说,这样的设计强壮了交易深度。

Uniswap 升级策略:放弃「内卷」,深耕流动性3 个 DEX 的每日 TVL 周转率比较(数据自 IOSG)

「资本效率高确实是 v3 的一个特点。」区块链投资机构 IOSG 的分析也得出这样的结论。该机构研究者跟踪观察了 Uniswap v3 的每日 TVL 周转率,并将其与 v2 和 Sushiswap 进行比较后发现,v3 的 TVL 周转速度更快,「比如高峰期 5 月 19 日的市场崩溃,给 v3 提供 1 美元 TVL,能转化为超过 1.7 美元的交易量……相同情况下,v2 只产生约 0.2 美元的交易量。」

此外,IOSG 还利用 DEX 聚合器数据验证到,v3 的确为交易用户提供了更优的价格。该机构跟踪了 Matcha 和 1inch 这两款聚合器——为了给终端用户提供最优价格,它们会将大部分的交易量发送到最具竞争力的交易市场中,「我们观察到一个趋势,即聚合器将大部分的数量分配给最新的 Uniswap 版本,这意味着更好的定价。」

等不来 Optimism 先上 Arbitrum

不浪费锁仓资金,提供最优价格,从目前的数据看, Uniswap v3 的确提高了资金的效率。但在 IOSG 看来,v3 对比 v2,并没有解决无常损失的问题,只是损失的大小可以由 LP 的行为来决定。

IOSG 指出,在 Uniswap v2 中,被动管理资金的 LP 相对于套利者而言是静态的;而在 v3 中,LP 和套利者都有定价权。当 LP 与套利者在市场波动中博弈时,活跃于市场并主动管理头寸的 LP 才能制约套利者的影响,保护自己不在高波动市场中受损。

该机构根据 v3 的规则举了一个例子——假设为 ETH-DAI 提供流动性。

Uniswap 升级策略:放弃「内卷」,深耕流动性IOSG 以 ETH-DAI 池解释 LP 的风险敞口

「资金到 ETH 价格超过 2817.5 美元才开始活跃,假设 ETH 的价格最终上升到 3138.8 美元以上,LP 的仓位将完全由 DAI 组成(v3 规则),并且 LP 对 ETH 进一步上升的风险敞口为零。之后,DAI 的流动性将不活跃,直到 ETH 价格回落到范围内。假设 ETH 在某一时刻跌回区间内,并继续跌至 2817.5 美元以下,LP 仓位将完全由 ETH 组成。」因此,在 ETH 上涨的情况下,LP 失去了价格上涨的敞口;在 ETH 下行的情况下,LP 得到了 100% 的下跌风险敞口。一旦中心化交易所和 Uniswap 之间的价格滞后,套利者将压制 LP。

这就意味着,不主动根据市场价格调整做市价格范围的 LP,将可能遭遇更大的无常损失。IOSG 还发现,在 Uniswap v3 中,套利机器人贡献了大规模的交易量。这也意味着,手动化操作的 LP 大概率「打不过」使用机器人套利的科学家们。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波动市场下,在不同的价格范围内调整锁仓资金,对于 LP 来说是需要付出 Gas 费成本的,部署在以太坊上的 Uniswap v3 无疑不够友好。而不调整资金池,LP 一方面会面临潜在的无常损失,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收益率的下降。这样的现实大概也是 v3 内的 TVL 尚无法超越 v2 版本的原因。

IOSG 认为,LP 对头寸的管理成熟、主动管理工具的丰富将逐渐解决 v3 现存的问题,而且 Layer 2 部署和低 Gas 费的环境也支持更积极的 LP 策略。

当然,Uniswap 社区早已注意到 Gas 高成本对生态发展的制约。在 v3 版本发布前,团队就表示将在 Layer2 网络上部署新版本,当时选择的解决方案是支持以太坊 EVM 的 Optimism 网络,奈何该网络至少要到 7 月才开启主网。

Uniswap 社区坐不住了,5 月 27 日,社区 KOL、也是 Compound 创始人的 Robert Leshner 发起了投票——是否应该将 Uniswap V3 部署至 Arbitrum 网络。该网络也是 Layer2 的解决方案,且将在 28 日开放主网。

Leshner 解释,谁也不知道知道哪个网络更具吸引力,「如果 Uniswap 只决定部署在 Optimism,结果 Arbitrum 是最受欢迎的 Rollup 方案,那就会利好竞争对手……将 v3 部署在 Arbitrum, Uniswap 不需要更改任何合约就能在短期内解决高 Gas 费问题。」

两天时间的投票最终得到了压倒性的胜利,社区以将近 100% 的支持率通过了在 Arbitrum 部署 Uniswap v3 的提案。

别人创新功能 Uni 雕琢流动性

从 2018 年 11 月 Uniswap 诞生,到如今已经迭代到 v3,这个践行 AMM 模式并将之发扬广大的 DEX 已经发展了 2 年半。

相比从去年 10 月开始伴随着交易所公链疯狂涌入市场的 DEX 们,老资历的 Uniswap 更专一于 AMM,发行治理代币的决策,都像是在 SushiSwap 这类后竞争的刺激下做出的。

而后,BSC 链上的 PancakeSwap 来了,Heco 链上的 MDEX 来了,后者干脆也将势力范围扩张到了 BSC 链上,获得了 TVL 和交易量的增量,并计划将驻点向更多的区块链网络上拓展。

各种各样的 DEX 们不仅积极地进行多链部署,还仿照中心化交易所的运营模式开展出了更多的功能。PancakeSwap 已经不仅限于交易和吸纳资产流动性,还对外提供 IDO、存币生息甚至彩票的销售服务。MDEX 也上线了 IDO 的类似功能。

人们不但觉得 DEX 之间在同质化,甚至与 CEX 的运营模式上也在同质化。反观 Uniswap,它似乎放弃了在场景上与赛道内选手的「内卷」,一味地朝着 AMM 模式纵向深挖。

相比 v1 版本,Uniswap v2 允许用户创建任意两种 ERC20 资产之间的兑换池,将更多资产的流动性聚集在池内,让有交易需求的用户利用池中的流动性完成点对点的「换汇」,并为他们寻找更合适的兑换路径;而 v3 版本是精细化了兑换池,允许 LP 们根据市场需提供流动性,通过主动做市提高资金利用率,并从中获取收益。

相比追求 TVL 的增长空间,Uniswap 的进化方向是如何利用好池中的 LP 流动性,让自动做市商客户为 Swap 用户服务并从中赚取收益。

将流动性和交易以无需中介的方式运转起来,这是 Uniswap 创造性的体现,也是它会被评价为 DEX 典范的根源。别的 DEX 对标它竞争时,它的眼睛一直盯着中心化交易所。

如果你有印象,大概不会忘记 Hayden Adams 去年的那次兴奋,「Uniswap 24 小时交易量有史以来首次高于 Coinbase。」相比现在与其他 DEX 竞争多元功能,Uniswap 死磕 AMM 更大的期许或许是有朝一日,自动做市商模式下的 DEX 将超越中心化交易所,成为加密资产市场中真正的区块链基建。

当 Layer2 丰满,或者再长远一点,以太坊 2.0 时代到来时,低费用、高效率的区块链网络上运行的 Uniswap,才将正式进入与 CEX 长跑的赛程。不排除 Uniswap 的野心更大,你还记得那双一度卖到 16 万美元的袜子代币 UNISOCK 吗?它真正尝试的是实物代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