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热点话题 HashKey 专访黑鳯李...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虽然 NFT 最先在加密艺术领域爆发,但其在金融领域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采访与撰文:Scarlett, HashKey Capital 研究员
受访者:黑鳯李

本次专访的专家 DEGO China 黑鳯李,是圈内资深的 DApp 和 NFT 玩家,在 NFT 领域有着多年的经验,在采访中,我们通过 22 条问题,展示了关于 NFT 的一些金融创新应用并勾勒出了 NFT 未来发展的蓝图。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现在绝大部分的 NFT 是艺术品,但 NFT 在金融领域有很大的利用空间。」

Scarlett:艺术品交易大多是非常低频的交易,NFT 艺术品普遍都存在缺乏流动性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的多数 NFT 项目仍然在走艺术品和收藏品路线?

黑鳯李:NFT 经历了 2017 年 CryptoKitties 的短暂高光时刻之后直到 2020 年底才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现在 NFT 行业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人们认识和接触到的第一个 NFT 项目就是加密猫,加密猫的成功和当时的火爆让很多人有了思维定势,认定艺术品就是 NFT 发展的正确道路,自然而然地把 NFT 和艺术、收藏品、卡牌、稀缺性绑定在了一起,导致随后的 NFT 项目大多数都在模仿这种模式,这是很正常的。

Scarlett:如今不少艺术品和收藏品 NFT 项目是借助知名 IP 来启动和发展的,您如何看待 NFT+IP 这条发展路线?

黑鳯李:我认为 IP 和 NFT 的结合,长远来看存在泡沫,从最近的数据下滑很明显能够感知出来。这种模式目前还是以欧美的审美为主,技术难度和壁垒比较低,容易模仿 , 有很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都有 FOMO 情绪,这类项目的估值普遍偏高。所以 NFT+IP 的发展路线未必可以做得久,只是在初期人们对 NFT 和 IP 的结合有新鲜感。反观一些 NFT 的头部项目比如 DEGO,并不是依靠 IP 的带动,而是基于一些链上原生的模式,所以是否和 IP 结合并不是一个 NFT 项目成功的决定性因素。IP+NFT 的突破口是和 Dapp 结合,NFT 目前的应用场景还是太少了,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IP+NFT 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Scarlett:除了艺术品领域,知道您对 NFT 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前景比较看好,那么 NFT 具体能解决金融领域的哪些问题?

黑鳯李:首先在投资方面,区块链领域里面投资人投给项目方,项目方可以不发币,即项目方有违约和作恶风险。此外,除了项目方之外,项目代投也可能会拿钱跑路,或者没有拿到额度的中间人可以谎称获得额度进行诈骗,也会出现有投资人购买 Coinlist 第三方账号,但账号被收回的现象。这些现象其实都非常讽刺,因为区块链本身是要解决交易信任和透明度的问题,结果竟然这一领域的投资还是在用手动打币等一系列非常原始的交易手段,但利用 NFT 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Scarlett: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如何利用 NFT 解决区块链领域投融资效率的问题吗?

黑鳯李:我们可以从一个具体的场景切入,比如个人投资一个区块链项目,在项目额度没有即刻给到投资人手中时,投资人可以收到一个 NFT 作为凭证,与此同时投资的权益也已经直接转移到投资人手中了。假设该项目的代币约定一年解锁,在这一年的时间内用户不可以利用手中的 NFT 去 claim token,只有到了解锁时间才可以提取 token。但又因为权益已经在投资人手中了,投资人若因为某些原因不再看好项目的未来,可以在代币还没有解锁的时候去自行拆分这个 NFT,具体例如一个投资人投资了 100 万美金的区块链项目,直接转让 100 万美金的额度是很有难度的,这时投资人可以将自己手里的 100 万美金额度的 NFT 拆成十个 10 万美金或者是更多份 NFT 在 Opensea 或者是 Treasureland 这样的交易平台上售卖投资额度,转让额度给对手盘,这与现在一些玩家在场外购买 Coinlist 账号的方式相比效率要高出很多。这种做法对行业增加了 1.5 级市场的流动性,对用户降低了双方的交易成本,以及信任问题。甚至对项目方而言 , 可以降低其做市的压力,因为 1.5 级别的抛压被场外消化了,可谓达到了一石三鸟的效果。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GameFi」是一个非常好的思维,所有的游戏都可以往「GameFi」的方向发展。

Scarlett:您如何看待「GameFi」思维,它是一个好的方向吗?

黑鳯李:GameFi 是一个非常好的思维,GameFi 的意思是游戏化金融,即让玩家在游戏中赚钱(Play to Earn),这种游戏金融的模式和过往的传统金融是完全不同的,与传统金融的模式搬到链上相比较,这是一种原生的商业模式,是值得关注的。Play to Earn 的重大创新在于游戏中的大部分收入不再归属于大型的中心化游戏公司,而是给到了优秀的玩家。Axie Infinity 是区块链游戏中「Play to Earn」的先行者,玩家需要利用代币合成 Axie 精灵(游戏中的一种 NFT 资产),Axie 精灵可以用于游戏中的挖矿、做日常任务和竞技任务来赚取收益,即玩家通过质押代币、合成资产、获得收益,也就是通过 GameFi 实现了内部的循环。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Aixe Infinity 甚至成为了一些贫困的东南亚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已经高过了最低工资水平。还有比如 YGG 协议的工会 Yield Guild,招揽和匹配了熟练的 NFT 链游玩家,派遣他们到不同的游戏中挖矿或者是竞赛来赚取收益。总体来说,我认为 GameFi 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所有的游戏都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让玩家从游戏中赚钱,甚至可以令到一些优秀的玩家把玩游戏当成一种职业。

Scarlett:您认为 Aavegotchi 是一个好的「GameFi」的例子吗?

黑鳯李:Aavegotchi 主打 NFT+DeFi,不少玩家也被它 NFT+DeFi 结合的模式所吸引,我是 Aavegotchi 的早期参与者,Aavegotchi 早期吸引我的原因主要在于它是 DeFi 借贷龙头 Aave 生态下的项目,Aavegotchi 和 Aave 的社区是非常近的。早期 Aavegotchi 的概念是利用 Aave 中的借贷凭证 aToken 来合成 Aavegotchi 小幽灵,小幽灵可以在游戏中互动和竞争,每个小幽灵 NFT 背后都是一个 Aave 的借款凭证。但后来 Aavegotchi 的发展方向和原本宣传的概念已经有所不同,其中有很多游戏的承诺和操作,但 DeFi 的元素并不多。后期的 Aavegotchi 更多的偏向于一个纯消费型游戏,让人们只看到了消费,而鲜有回报,更着重于 Game,而少了 Fi,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所以 Aavegotchi 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 GameFi。

Scarlett:如何看待 GameFi 与 DeFi 之间的关系?

黑鳯李:DeFi 是去中心化金融,GameFi 是 DeFi 的一个子集,它们之间是没有界限的,只是给用户呈现的感觉不同。DeFi 是给用户提供传统的金融交易和理财服务,GameFi 是用游戏的方式包装了 DeFi。

Scarlett:您认为有哪些好的 NFT+DeFi 项目?

黑鳯李:DEGO 算是一个好的 NFT+DeFi 项目。DEGO 的特点在于其 NFT 的估值并不是依靠非常主观的类似于艺术品的估值,而是每一个 NFT 的票面价值等于铸造该 NFT 的 DEGO 价值,即 NFT 有了 FT 的内在价值作为支撑,为 NFT 提供了一个保底价值,在保底价值的基础上有一定的溢价空间,NFT 的定价就会被锁定在一个合理的可议价范围内。DEGO 中的每一个铲子都具有「票面价值」、「名字」、「效率」等不同要素,DEGO 中每一个 NFT 是一个由多种要素构成的「结构体」,而非稀缺的艺术品。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NFT 碎片化的意义不只是增加了流动性。」

Scarlett:您如何看待 NFT 的碎片化,可以有效解决 NFT 的流动性问题吗?

黑鳯李:NFT 的碎片化不单单能够增加 NFT 的流动性,也可以降低 NFT 的门槛。因为大多数投资者普遍没有艺术品和 NFT 的鉴赏能力,他们仍然可以通过投资 NFT 碎片的方式去投资 NFT,即降低了 NFT 的准入门槛。同时碎片化的 NFT 也可以形成很多新的市场,比如 NFT 碎片的衍生品、NFT 的金融化,即把原本不能定价的 NFT 变为可以定价的 NFT,这是我认为 NFT 碎片化的重要意义,而不仅仅是增加了流动性这么简单。

Scarlett:您觉得目前有比较好的 NFT 碎片化项目或解决方案吗?

黑鳯李:我觉得目前来说没有。举几个 NFT 碎片化项目例子,比如 NFTX、NFT20、DODO、Unicly, 这类项目普遍都没有解决以下三个问题:1. 到底哪些 NFT 资产值得被碎片化;2. NFT 碎片的流动性从哪里来;3.NFT 有没有一个好的的买断机制:由公有制到私有制的过程,我认为目前没有一个项目针对这三个问题提出了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原生 NFT 金融资产+成熟的 NFT 定价机制标志 NFT 到达金融化。」

Scarlett:您认为目前我们到达了 NFT 的金融化阶段了吗?

黑鳯李:我认为目前 NFT 的金融化还为时过早,首先提出一个大的前提,今天 99% 的 NFT 都是艺术品,但在现实生活中艺术品和收藏品与大多数人无关,而未来 99% 的 NFT 将会是数据、是金融产品,基于这种世界观,我认为整个 NFT 世界的资产类型还不够丰富。

Scarlett:NFT 金融化怎么样才算是完善的,也就是说如何才能到达 NFT 的金融化阶段?

黑鳯李:我认为 NFT 的金融化需要一个前提——一个好的定价体系,没有一个好的定价体系和流动性,金融中的抵押、借贷等行为都无从开始。NFT 要同时满足左腿和右腿两部分才能够实现金融化。左腿是要具备原生的 NFT 金融资产,这种资产需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 必须本身是可以定价的 NFT; 2. 要有明确的权益。举几个原生 NFT 金融资产的例子,比如 Uniswap V3 的 LP token;DEGO 的 INO,即把项目待解锁的 token 打包进 NFT 中作为一个期权;DEGO 的合成资产「铲子」。这三个例子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就是很容易去评估他们的价格,因为这些 NFT 的价值有 FT 作为支撑。右腿则是通过某种定价方式,将某些原本不可定价的 NFT,变成可估值、可定价的 NFT。同时具备了左腿和右腿,NFT 金融化才是有可操作性的。至于现在一些关于 NFT 借贷和抵押的问题,在到了行业基础设施、定价系统发展到足够成熟的时候,这些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NFT+DAO 的重点在于 DAO 而不在 NFT,NFT 只是一个工具。」

Scarlett:现在很多出圈的以及有着超高售价的 NFT 单品都是出自本身已经积累了一些名气的名人或者艺术家(比如 Beeple),那么 NFT 真的能为长尾艺术家带来红利吗?

黑鳯李:NFT 是可以切实服务长尾用户的。首先从传统艺术市场的经营模式出发,传统艺术市场(比如画廊)的大部分盈利收入进入了中介的口袋而不是艺术家,艺术家必须要依靠中介机构才可以展出作品并且从中获利。但 NFT 解决了艺术家的门槛问题,给了有才华的艺术家一个平台,虽然市场的运作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 NFT 至少给长尾艺术家一个展现的机会,并且不需要依靠任何中介和对第三方机构的信任。第二,交易平台 Superare 首创了艺术家可以获得艺术品在二级市场交易销售金额的 10% 的收益机制,获得被转卖的被动收入,交易在完成时由智能合约自动执行付款给创作者,这是现实世界中无法完成的商业模式,只能在区块链世界中做到,艺术家真正拥有了二次销售的权益,真正拥有了作品的版权。最后,NFT 从 2017 年开始,直到 2021 年才正式有出圈的迹象,现在之所以有人觉得 NFT 只是一个名人的游戏是因为整体的时间线还是太短了,若放眼未来五十年,可能会出现更多有价值的作品,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 NFT 中。

Scarlett:您认为 NFT+DAO 可以为 NFT 的去中心化做出贡献吗?

黑鳯李: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思考的是 NFT 本身到底是什么,于我而言 NFT 只是一个基础设施,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和 FT 一样,就像现实生活中的标品与非标品。NFT 不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赛道来看待,它应该是一个更大范畴的概念,现在的 NFT 被人们当成独立的赛道主要因为 NFT 还比较早期,主要局限在艺术品和收藏品。我认为 NFT 只是作为服务 DAO 的基础技术手段,重点在于 DAO,而不在于 NFT。而 NFT+DAO 的主要应用可以表现为 NFT 是一种权利、义务或者是身份的象征,即将权益和数据加入 NFT 中形成个人身份结构体,作为辅助和服务 DAO 的一种技术工具。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和资产上链相比,链上原生资产的价值捕获更高。」

Scarlett:请分别解释一下数字资产化和资产数字化概念。

黑鳯李:数字资产化和资产数字化是链上资产传递路径的两个阶段。数字资产化指的是区块链世界中原生的数字资产,例如 BTC、ETH,这些数字资产的应用价值从早期的交易媒介发展到后续随着 DeFi 衍生出的借贷、理财等金融功能。资产数字化指的是现实资产上链,即所有现实世界中的资产都可以在区块链中流通。

Scarlett:这两个阶段之间的辨析关系是怎样的?

黑鳯李:数字资产化指的是搭建一个链上的封闭金融体系,这个金融体系独立于现实世界,可以实现自身的内循环,这个链上金融体系的价值天花板就是加密资产的市值,这个体量是无法和传统金融市场比拟的。资产数字化可以通过资产上链,使现实资产转移到链上,也就是说有机会将传统世界的经济体量全部转移到区块链上,在发展方向上来看是由前者到后者。

Scarlett:既然资产上链可以将现实世界的经济体量转移到链上,为什么现在资产上链项目还没有成为热点?

黑鳯李:资产上链虽然一直是区块链领域的热点,但到现在取得的进展都不大,因为现在还是太早期了,缺乏一个资产上链的中间层。对于资产而言,现在并没有出现有效的资产评估方案,现实世界和区块链之间是完全孤立的,没有一个桥梁。预言机方案也没有足够成熟,人们并不能找到完全可信的预言机来传递上链的信息。若是依靠传统的中心化监管机构来验资,也会衍生出一系列问题:谁来监管监管机构?如何用一套去中心化的的治理方式保证监管机构不做恶?如果做恶了是否有一个好的反馈机制,甚至是替换的规则等等。所以目前我不看好所有的资产上链项目,研究资产上链的意义不太大,链上原生资产的机会更多。

HashKey 专访黑鳯李:解读 NFT 的金融创新及未来图景

其他

Scarlett:如何看待粉丝经济与社交代币的发展潜力?

黑鳯李:从现实世界出发,现实世界中的 idol 与粉丝关系普遍非常不对等,大多都是 idol 单方面的从粉丝那里获得收益,也有一些粉丝头目通过经营粉丝社区或者提供信息向经济公司获得收益,但大多数粉丝群体都没有参与的机会。而利用区块链可以使更多的粉丝参与融入进来,实现粉丝和明星之间的经济循环,idol 和粉丝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加稳固,所以粉丝经济是有存在的价值的。再来看社交代币,我认为未来所有的个人都是自己的信用体系,货币的发行并不一定是要按照传统世界中的金融模式,即通过政府和中央机构组织发行货币,过去所有的金融经验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或许在区块链世界中可以实现货币的非主权化,每个人都可以发行自己的个人货币或者是个人债券,也就是社交代币。

Scarlett:如何看待近年来逐渐进入人们视野的元宇宙 Metaverse?

黑鳯李:Metaverse 是一个过去资本市场前所未闻、闻所未见的领域,现在资本圈的各个赛道已经非常内卷了,而 Metaverse 可以带动硬件、内容、文化、基础设施,Metaverse 这个赛道可以让资本市场的空间进一步增大,有进一步的投资空间。

Scarlett:目前哪一个 Layer1 或者 Layer2 基础设施最适合 NFT 项目的布局?

黑鳯李:我认为 BSC 最适合 NFT 的布局。BSC 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定位成以太坊的竞争者,我认为这个定位是有问题的,BSC 是一个以太坊的拥有更低成本的测试链,而不是竞争链,它可以作为一个测试网络充当以太坊的外溢器,而这个外溢器吸纳了以太坊上很多优秀的开发者,开发者永远是一条公链上最重要的,而不是资产。此外,BSC 的庞大的生态系统可以为 NFT 项目的布局提供更好的支持,包括 DeFi 和各类基础设施,对于 NFT 项目而言,公链生态的繁荣程度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

Scarlett:如何理解 Web3.0 的意义 ?

黑鳯李:Web1.0 时代,网民只能被动地接受互联网中的内容。Web2.0 时代,网民可以自主创建互联网中的内容,网民同时可以做到产出内容和消费内容,也诞生出了 UGC 的概念,但主要的内容输出仍是被互联网巨头公司垄断。而 Web3.0 的重要命题是打破互联网巨头的壁垒,消除互联网中的隔阂。NFT 可以被看做是 Web3.0 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未来 NFT 不仅局限于艺术品,而更多的代表一种是身份信息则金融类凭证,使得用户不再受制于中心化的互联网寡头,实现了内容的去中介化,以及数据信息真正属于自己。

Scarlett:NFT 未来还有哪些领域有投资机会?

黑鳯李:现在各类 NFT 的基础设施、基础协议、基础的游戏规则尚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还不够完善,但 NFT 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赛道,就像现实世界中的非标品交易要远远大于标品交易,NFT 的应用场景要比 FT 多,利用 NFT 可以将现实世界中的很多商业模式套用在区块链世界中,这个领域的潜力是巨大的。就目前所处的阶段来看,DeFi+NFT、DID (身份 ID 和 NFT 的结合)以及 NFT+DAO,都是比较值得关注的方向。

NFT 是 HashKey Capital 近年来关注的重点赛道之一,HashKey Capital 团队认为 NFT 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重点关注的方向包括 NFT 基础设施、NFT+DeFi、Metaverse、创作者经济、Web3.0 等等。

本次专访由 HashKey Capital 研究员 Scarlett 完成,她在过去半年内专注于在 NFT 领域内发力,发布过以下三篇 NFT 行业研究报告:

《全景式解析 NFT 生态应用、发展前景与投资机遇》

《纵览 NFT 基础设施发展现状:公链、侧链与 Layer 2》

《纵览 Metaverse 在区块链领域应用现状及发展趋势》

声明:以上仅代表受访嘉宾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 HashKey Capital 以及关联公司的任何立场,并且以上内容不构成任何行动建议。